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星彩网登陆 > 常山 >

扫黑除恶向软暴力说不

归档日期:04-17       文本归类:常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软暴力形式进行细致分类有利于精准、全面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但在有法可依的同时也要注意避免打击范围的“扩大化”

  跟踪、堵门、挂横幅、喷字、摆放花圈……面对这些没有直接对人身进行暴力伤害的软暴力行为,相关部门出手了。

  4月9日,全国扫黑办首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的《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软暴力”新规)等4个意见。

  这其中,对软暴力的规范最为引人注目,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法律一直对软暴力的规范较为谨慎,而此次在扫黑除恶问题上却首次提出了软暴力,足可见国家在坚决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上的决心,也有利于全面打击各类黑恶势力性质犯罪。

  就在4个意见发布的第二天,4月10日,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了一起利用软暴力插手民间纠纷、蓄意破坏营商环境的典型案件。这应该是两高两部出台的办理黑恶势力“软暴力”新规在审判实践中的首次运用。

  此案被告人舒某某曾3次因吸毒被行政处罚,并被强制隔离戒毒;受害单位常山众卡运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山众卡公司”)是一家运力企业。2017年年初,被告人舒某某得知有司机被承运商拖欠运费,产生了帮助讨债从中谋利的想法。但其在明知常山众卡公司已付清所有运费,且已发函催促下级承运商支付运费的情况下,仍以合同签订有瑕疵为借口,要求常山众卡公司重复支付。他同时组建了以货运司机为主体的微信讨债群,唆使司机委托其讨债,并在微信群里多次反复发布悬赏通告,扬言将效仿西方“地下裁判团”,威胁恐吓常山众卡公司重复支付运费。迫于舒某某的威胁,常山众卡公司无奈支付运费151700元,舒某某从中获利19500元。

  最终常山法院根据“软暴力”新规,认定舒某某为谋取不法利益,使用软暴力犯罪手段,破坏营商环境,损害民营企业利益,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

  此案中,舒某某虽然没有直接的暴力行为,但依然因为“软暴力”行为最终获刑。

  在4月9日印发的新规中将“软暴力”界定为一种与暴力、威胁手段并列的犯罪手段。

  任建明强调,软暴力是近年来黑恶势力犯罪转型的一种新兴犯罪手段,主要通过语言暴力、精神暴力等形式体现出来,虽然没有直接的暴力行为,但其本质上却能对他人形成心理压力,进而影响他人正常的生产、工作和生活,达到非法目的。

  在刘斗斗(化名)办公室的抽屉里,放了很多张照片,这些照片大多不是正常角度的摆拍,而是利用长焦镜头偷拍,但照片中那些学校门前的孩子或者拎着杂物的老人的脸部都异常清晰。

  这些照片是刘斗斗的“法宝”,每当他要收钱之前,都会先派人去给对方看看他为他们家人拍摄的这些照片。

  刘斗斗是一家小型贷款公司的负责人,贷款的月利息高达10%,远高于国家规定的正常利率。该公司发放的小额贷款几乎不需抵押任何东西,因此不少急需用钱的人会来借钱。

  每当有借钱到期不还或者借款人失联等情况时,刘斗斗就会派公司的一些讨债者出动。“放在前几年,基本就是一辆车过去对方家里堵门,对于一些顽固蛮横的人会用一些打、砸的手段强制对方还钱,有的会把他们的车开走,甚至会直接把家里人带走。”刘斗斗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来借钱的不少人都是因为吸毒或赌博,因此并不担心对方报警。

  不过这两年刘斗斗明显感觉到,以前的作法必须“收敛”了,因为对于高息民间借贷的规制和对暴力犯罪的打击都加大了力度。利用照片威胁对方这样“风险低”的方法成了他们如今的首选。

  “拍照片的意思就是告诉对方我们可以很容易找到甚至伤害到你的家人,但我们并不会动手制造暴力事件,不过却给了对方很大的心理压力。”刘斗斗坦言,这样做的效果甚至好于以前直接对借款人的暴力威胁。除了这种方法,有时也会直接出现在借款人家附近,没有任何言语或肢体上的冲突,就只是跟在后面,这都会给当事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实际中,类似刘斗斗采取的这种方法只是最基础的一种“软暴力”。此次新规中针对“软暴力”违法犯罪手段的表现形式特别进行了明确的分类。新规中还特别补充指出,通过信息网络或者通讯工具实施,如果符合规定的违法犯罪手段,也应当认定为“软暴力”。

  像前述舒某某的案件中,其建立的微信讨债群,散布恐吓信息,就属于新规中规定的“通过信息网络或者通讯工具”实施足以“影响正常生活、工作、生产、经营”的软暴力犯罪行为,最终因此获刑。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在此次新规出台前,已有包括厦门、济宁等地的法院对一些软暴力犯罪进行过判决处理。任建明指出,这些地方尝试为此次国家统一规定的出台奠定了基础,规定中对软暴力犯罪的细化也是根据实践得出,意图全面封堵此类犯罪。

  在任建明看来,这次针对黑恶势力软暴力犯罪的具体规范也为实际执法提供了法律依据,有利于警方对此类犯罪的全面打击。

  朝阳区某派出所民警乔磊就曾碰到过几起这样的情况,报案人称外出被多人跟踪,有些甚至是对方在当事人家门口或家里聚集,但即便报警,由于对方并没有使用任何暴力手段对当事人进行伤害,警方往往也只能驱散或调解。根据经验,警方知道很多都是高利贷要债,但由于当事人怕报复,很多都不肯承认借高利贷的事实,最后双方又表示会协商解决,因为没证据,警方也没有办法。

  乔磊认为,根据新规,类似这种行为对方已经涉嫌跟踪贴靠,且已扰乱了当事人的正常生活,因此不管有没有实际暴力行为,今后都可以定性为软暴力进行打击,将有力震慑违法分子。

  “对软暴力形式进行细致分类有利于精准、全面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但任建明强调,在有法可依的同时也要注意避免打击范围的“扩大化”,一是要确定犯罪主体确实属于黑恶势力特点,同时也要注意一些特殊情况的甄别,比如,新规中就特别明确“因本人及近亲属合法债务、婚恋、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而雇佣、指使,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一般不作为犯罪处理”。

本文链接:http://examkill.net/changshan/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