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金算盘高手免费资料 > 蛇蜕 >

头上知了叫路上蝈蝈叫 叫出你多少儿时的记忆

归档日期:05-18       文本归类:蛇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苏州人管蝉叫知了,天一热,它就在树梢头一个劲地叫,听声音分明是知了知了。苏州人管蝈蝈叫“叫哥哥”。说它会叫,也说它的叫声像一声声吴语中的“哥哥”。一入夏,公园里、小区内、路两旁,凡是有树的地方,都能听到知了热闹的叫声。街头巷尾,也总能见到推着自行车,满车都是小竹篾笼子,一路叫卖“叫哥哥”的人。两只小小的虫子,也是许多老苏州忘不了的儿时记忆。

  大公园内,知了声声,一整个白天都不曾停过。一群纳凉的老人,不知不觉就把话题落在了知了上。

  “苏州人不讲捉知了,而是讲粘知了。”说起粘知了,任老先生顿时起了劲。他回忆说,小时候住农村,每年夏天都会去粘知了。小孩子不爱睡午觉,下午一两点太阳正晒,拿一根晾衣服的长竹竿就出门了。先在一棵大树下站定,然后循着知了声慢慢在树干上找。任老先生说,知了也怕热,所以一般都在背太阳一面的树干上,而且颜色和树干一样都是黑乎乎的,一般还不好找。不过夏天知了多,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找到知了后,就在长竹竿的一头,涂上一些很稀的面糊糊,有点类似现在的面筋,然后慢慢靠近知了。只要面糊糊稍微粘一点在知了翅膀上,它就飞不动,会掉下来。

  同在大公园纳凉的季老先生,儿时捉知了的工具更特别。他说他是这样准备工具的,拿一根常常的细竹竿,然后从篾匠的家里找来一片细竹篾,弯成一个圈,绑在竹竿一头。这个圈也不需要太大,大概跟扑克牌差不多大小。做好之后,就拿着这根竹竿到处找蜘蛛网,把蜘蛛丝绞在竹篾环上,做成一个厚厚的人工“蛛网”。工具做好后,就可以闻声粘知了去了。只要蛛网盖到知了翅膀上,知了就飞不动了。抓到知了后,把翅膀剪掉一部分,知了就再也飞不走了。不过知了养不活,往往隔夜就死了。“小时候,比我们大的孩子都讲,知了是害虫,吃树皮里的汁水,所以玩玩死了也不可惜。”

  季老先生说,以前他看到有人拿着渔网在大公园网知了,但感觉效果不是很好,还没有他小时候自制的工具趁手。

  要说有关粘知了最近的记忆,要数前几年高考的那几天,特别是英语口试,市一中考场边总有家长伸长脖子在粘知了。对他们来说,真不为玩,只是怕这声音吵了孩子考试。

  “捉来知了没有,不过,捡来知了壳却可以卖给药房。”老先生说,知了跟大闸蟹一样,生长过程中会蜕壳。这些壳蜕下来之后,还会挂在树上,需要拿竹竿拨下来。

  “蝉蜕皮后,遗留下来的部分叫蝉蜕,中医上可以入药的。”话题落到知了壳,算是说到了中医师孙老先生的专业上了。他现在还是雷允上坐堂诊所副主任中医师。他介绍说,蝉蜕又叫蝉衣,传统认为,对小孩子发烧镇惊,出疹子的病人透泄疹毒,咽喉炎症病人开音,都有很好的效果。在中药材上,也属于常用药材。

  孙为民中医师说,他年轻时候,还能见到农村的孩子,收集了蝉蜕卖到镇上的药店里。不过那时候,中医看得人少,西医看得人多,再加上蝉蜕分量轻,卖不起价,所以捡蝉蜕卖的人倒也不多。相对蝉蜕,捡蛇蜕皮以后的蛇蜕卖的孩子,更多。蛇蜕价格更高,重量也更重。在更远一点的时候,中医在国内还是主流的时候,卖蝉蜕的人要多一些。

  说着,一群老人还在大公园的树上找蝉蜕,在几棵树上随便找了找,果然有不少,不下十只。不过,孙医师说,现在中药房一般都不会再收散的蝉蜕。药厂如果需要这味药材的话,会去专门养蝉的养殖场去收。

  知了一眼就能分辨,在玉器里,也是一个常见的造型。“叫哥哥”外型上就没这么好分辨了,如果不是“资深”玩家,往往和蝗虫会混淆,“傻傻分不清楚”。

  昨天,季老先生就说起他小时候捉“叫哥哥”的糗事儿。有一次,他路过一片稻田,看到稻田里很多只“叫哥哥”。那一次他抓了很多只,开心的很。可是回到家后,这些“叫哥哥”就是不叫。后来大人一看,原来都是蝗虫。水稻田里闹蝗灾,庄稼人最怕的一件事儿。

  季老先生说,这次糗事儿过后,他才知道,蝈蝈的翅膀比身体短,蝈蝈发出的声音,其实也不是叫声,而是两只翅膀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而且蝈蝈的触角很长,身体比较短,看起来胖胖的。蝗虫则正好相反,翅膀比身体长,两只翅膀也不能摩擦发出声音,触角也比较短,身体则细长。季老先生说,街头经常能看到有卖“叫哥哥”的,正是有了那次经历,所以有时候他一眼就能辨别出,有的卖“叫哥哥”的人自己可能也没分清楚,把蝗虫当成了蝈蝈卖。

  季老先生说,蝈蝈生活在草里,草里的虫子多,比如还有蚱蜢、蟋蟀,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虫子,所以捉起来并不容易,他小时候捉得也不多。知了生活在树上,树上一般只有知了和天牛,所以比较好捉。

  知了由于吃树汁,家里一般没法养活,“叫哥哥”则只需要几颗新鲜毛豆,就能养上很长一段时间。

  现在几乎什么都能人工养殖,“叫哥哥”也不例外,所以上市时间比以前长多了。每年5月中下旬开始,苏城的街头,就能看到有人推着自行车,带着几百上千只“叫哥哥”在街头“叫卖”。“叫哥哥”被装在四四方方的小竹篓里,只要推车人一站停,一只蝈蝈开叫,几百只蝈蝈就一起欢叫起来,如果测测分贝的话,绝对不低。一直到十月份,街头的蝈蝈才完全消失。

  在皮市街花鸟市场开过鸣虫店的一位陆老先生介绍,虽说如今人工养殖,许多鸣虫一年四季都可以玩,但传统夏季主要玩的鸣虫就是蝈蝈,其他如蟋蟀、黄蛉、金蛉子,都要农历立秋以后才开始上市。蝈蝈个头大,主要就是听声。市场上的蝈蝈,一般分野生和人工养殖两种。苏州市场上的蝈蝈,主要产自山东和湖南等地。

  一只蝈蝈,一般在十块到十五块,如果要配一个好点的笼子,则还需要再加几块钱笼子钱。喂食也不贵,每天喂一粒新鲜毛豆就可以了。“从玩的角度来说,玩蝈蝈可算是最廉价的了。”不过陆老先生介绍,蝈蝈也有花钱的玩法,就是冬天养。冬天养的蝈蝈,都是人工培育的,而且保温很重要,一般会配葫芦瓶。葫芦瓶可比竹笼子贵多了,如果是名家的作品,那动辄几万块一只都有。“冬天养蝈蝈能养到它叫,算是成功了。”

  一群人关于知了和蝈蝈的话题还在继续。一个小孩已经等不及,拉着他爷爷的手出了公园,去花鸟市场,买“叫哥哥”。

本文链接:http://examkill.net/shetui/1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