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星彩网登陆 > 蛇蜕 >

双井的故事与传说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蛇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过去农村人吃的是井水,水井在农村中是常见的。在我的记忆里,我们村每条街的街头都有水井,村中央也有。然而北口哨村在一处同时并排有两口井,这在当时农村中极少见。我做过调查,当时十里八村都没有,只有大口哨有。双井的名称即由此而来。

  双井原在北口哨村北的大道南侧,大道直通河堤庞家湾道嘴。现双井已被填死,找不到踪迹,旁边也建起了房屋,大道铺上了柏油。过去大口哨众多的水井中最属双井的水甜,而且不起水碱。

  小时候爷爷给我讲的一个有关双井的故事。说的是有一年夏天,从外乡来了一位老太太,坐着一辆山东造的木制人力车,后面有人推着老太太来走亲戚。经过双井旁,她让人停下车说:“歇会儿吧,我口渴了,给我口水喝。”来人给她从井中打上水来,她喝完了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十分羡慕的语气说:“哎呀,这地方人真有福气呀!他们成天吃的喝的是多甜的水呀!咱们那个地方,甭提了,祖祖辈辈喝的都是苦咸苦咸的水呀!”老太太的话语中抱怨他们那地方喝的是苦水。

  双井和其他井不同的是它有一个木制梆子。梆子是将整块的柳木用铁錾子人工抠出的。北口哨的人告诉我,双井的梆子是我小学同学陈振合的爷爷做出来的。老人家叫陈连瀛,早就不在人世了,如果现在还活在世上,大概得有一百五六十岁。据说梆子上还刻上了两行字:“双井之梆,便利农商。谁若拿走,男盗女娼。”此言虽说是粗俗鄙陋,但心意是好的,那就是喝完水,放在这里,别拿走,不然别人就没得用了。

  双井的梆子,虽然上边有字,怕人拿走,但据说还是丢过一次。什么时候被人拿的、被谁拿走的,都没人知道,反正是没了。双井的梆子后来被一个在蓟县走村串户做买卖的小商贩在一个村子的井边发现了,他喝水时发现梆子上有字,心里说,这不是双井的梆子吗,怎么到这里来了?于是他趁村里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又把梆子给带了回来。

  然而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梆子”之事,我在北京也听说过。我在北京上初中时,学校在丰台区卢沟桥乡。乡里有一个村叫“梆子井”。1993年出版的《北京市丰台区地名志》书里词条中是这样介绍“梆子井村”的:

  “卢沟桥乡万泉寺村公所辖自然村。位于乡域东南角,在丰台体育中心东6.1公里,乡政府驻地东南6公里,东南为南苑乡中顶村,东北为南苑乡西铁匠营,村南、村西均紧靠铁路线,北去越凉水河为石门,略呈东西向长方形,兴建的西厢工程菜户营南路,已将村址分为东西两段,有居民152户,384人,不断有农业人口转为城镇户口,以汉族为主。梆子井村清代成村,村边原有水井一口,过往行人多在此停步饮水解渴。井边柳树上挂有小型汲水的木勺,长方形,用竹竿拴系,可入井取饮水。当地人称这一取水工具为梆子,遂以梆子井村为名。”

  双井的梆子用了很长的时间,我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据我小学同学北口哨村的王树春讲,他见过双井的梆子,并且还用它喝过水呢!

  我对双井的梆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双井的梆子显示了北口哨人的古道热肠。

  我在我村王俊山老师家闲谈时听到了他的老伴给我讲的双井有一个金马驹的故事。他老伴娘家是北口哨的,金马驹的传说也是她小时候听到的故事。

  说的是有一个小马驹总是围绕着双井转圈儿,跑一会儿就到井边的大道旁吃鲜嫩的青草。吃饱了草又沿着双井跑起来。据说有人在双井挑水时捡到过一根极细的金丝,亮晶晶、金灿灿的,说是金马驹的马尾上掉下来的。

  金马驹是为保护双井而来跑圈的神灵,大口哨的双井真为有金马驹而感到幸运。然而传说毕竟是传说,很多人都相信,凡是有名声的东西都有神灵护佑。北京著名的八大处公园六处的藏经楼早就传说有神龙保护,实际上楼内有大蛇盘踞,因为工作人员曾发现有蛇蜕,即所说的“蛇皮”。因此传说只代表人们的一种愿望而已。

  如今村民们早就用上了自来水,双井也早已无影无踪。然而双井的梆子和金马驹的故事与传说都永远留在了北口哨人的心中。

本文链接:http://examkill.net/shetui/454.html